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啊帆小说 > 都市 > 第一序列 > 755、显圣

第一序列 755、显圣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1-07 17:40:28 来源:八一中文

刀柄紧握,白色面具步步走来,步步都是压迫感。

人群不自觉让开,生怕被波及。

白色面具在任小粟身后站定。

两柄黑色的刀,两个身形相仿的人,任小粟杀意正盛。

任小粟紧紧盯着面前的陈六耳,他忽然问旁边:“今天什么日子?”

大忽悠掐指一算,露出他的大黄牙笑道:“正月初九,宜入殓,宜移柩,宜清理门户,宜杀人。”

任小粟点点头:“正巧。”

王蕴望着大忽悠,似乎大忽悠和任小粟都不觉得白色面具突然出现有什么。

但任小粟不晓得他展示出的这一切,给旁人带来了怎样的冲击力。

在此之前,王蕴以为白色面具只是任小粟的朋友、战友,在王蕴眼中这是不同的两个人,同属一个势力,只是有着共同的利益和目标而已。

而程羽,则干脆认为任小粟不过是白色面具的助手。

可现在呢?这些猜测全被推翻了。

这世上或许存在着一种人,拥有着两种不同的能力,但绝对不存在两个不同的人,拥有着同一种能力,即便同元素系,侧重点也有所不同。

而任小粟就像是这世上的唯一例外,别人有的,他可以有,别人没有的,他也可以有。

此时,当任小粟与白色面具同时从虚无中握住黑色的刀柄,王蕴等人只是一瞬间便明白了,原来那声名显赫的白色面具,不过是任小粟的能力具现而已。

难怪有任小粟的地方就经常会出现这白色面具的身影,74号壁垒的灾难里、洛城的混战里,任小粟与白色面具并肩作战。

王蕴以为这是亲密无间的友人,但这其实是一个人。

这件事情的真相简直颠覆了王蕴的认知,因为白色面具是那么强悍。

王蕴面对T5的时候,必须和程羽联手才行,即便联手集齐众人之力,也一样被T5砍得到现在都带着伤。

而白色面具却可以正面硬撼T5,将T5斩杀。

午后的阳光浓烈且丰盛,远处山峰如刀,少年气势如虹。

白色面具就站在任小粟斜后方,一模一样的提刀姿势,那白色面具……就像是任小粟的影子。

可这个影子能杀人。

陈六耳平静的打量着任小粟与白色面具:“你们两个?还不够。”

但任小粟没有理他,而是对罗岚、李神坛、杨小槿说道:“罗岚、小槿,你们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什么,不用管我,如果火种公司抓的人真是我要寻找的,那就帮我带他出来。”

现在颜六元可能还在火种的这栋大楼里,待到战斗时,其他别有用心的人一定会趁机进去,任小粟不想因为自己的战斗耽误了救援颜六元的时间,所以他才会拜托罗岚他们进去救人。

罗岚看了看陈六耳,又看了看任小粟,他本想留下来帮任小粟一起战斗的,可看样子,真如李神坛所说,任小粟打算自己来结束这一切。

此时,队伍里已经有人趁着陈六耳与任小粟对峙的时候,悄悄往后面的大楼里跑去。

任小粟和陈六耳的死活都跟他们没有关系,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001号实验体,所以巴不得任小粟和陈六耳两败俱伤。

陈六耳站在原地,仿佛没有看到那些钻进大楼的人一样,无动于衷,他忽然说道:“凡人总是只看眼前,以为只要进入大楼就可以获得自己想要得到东西,但他们没想过,这大楼里等着他们的,只是死亡。”

言下之意,这大楼里还有其他的危险存在,现在这些人进去也不过是找死罢了。

只是,陈六耳那高高在上的蔑视态度,让人心生厌恶。

或许陈六耳正代表了一批超凡者,这群超凡者已经将自身与普通人划清了界限。

李神坛有点听不得这种语气,于是挑挑眉毛对任小粟说道:“那我们先进去了,你赶紧弄死他吧,听他说话好难受。”

说着,竟是完全无视了陈六耳所说的话,径直的走进了大楼。

杨小槿看了任小粟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香草有心想要留下看看战况,可最终还是大楼里面的东西更重要一些。

就在其他人全都进入大楼后,任小粟的气势突然变得更加高亢。

陈六耳看向仅剩的任小粟:“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好像都如此在意那个傻子呢?”

可任小粟并没有打算现在回答他这个问题。

白色面具缓缓从他身后走到了身前,与任小粟同时双手握住各自黑刀刀柄。

杨小槿说,当人类经过训练之后,简单的呼吸就可以给自己心理暗示,让身体达到最适合杀人的状态。

任小粟尝试过,他做到了。

但后来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不用那么麻烦。

似乎从他诞生之初开始,就有了一种超越常人的天赋,只要他想,身体便可以随时为意志服务。

如果说精神意志才是人类的第一序列武器,那么任小粟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手里就握着这把武器。

刹那间,任小粟与白色面具犹如高度协同一致的两台机器一样扑杀而至。

看着面前的陈六耳,任小粟感觉自己心里像是在烧着一团火。

陈六耳举起金箍棒挡在面前,浑不在意的同时拦下来任小粟和白色面具的刀。

只是,他以为自己能够随便挡下这一击,可意外的是,白色面具与任小粟的刀同时落在金箍棒上的那一刻,那沛莫能挡的力量竟将陈六耳给劈的向后退去。

火星四溅,陈六耳终于站稳了身形看向他手中金箍棒,那金箍棒上两条明显的刀痕如此突兀。

在此之前,火种公司用了很多种方法想要实验这金箍棒的强度。

可切割机施加到金箍棒上后,切割机坏了。

他们又用液压机与金箍棒对冲,液压机也爆裂了。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金箍棒无法损坏的时候,有人一刀在金箍棒上劈出了半厘米的刻痕。

“有点意思,”陈六耳说道。

殊不知任小粟也有些意外,要知道这还是黑刀第一次失手,往日里就算T5的身体面对黑刀也如豆腐一般,可现在竟没能顺利斩断金箍棒。

不过任小粟反而笑了起来:“我的徒弟确实厉害。”

陈六耳越厉害,任小粟就越为陈无敌感到骄傲,因为陈六耳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陈无敌赐予的。

陈六耳厉害,那么陈无敌只会更强!

这才是人间大圣该有的实力啊!

陈六耳没法理解任小粟在笑什么,他看着金箍棒上的刻痕说道:“不过我也发现了你的秘密,这白色面具,要比你强很多。然而,你们都不如我。”

金箍棒上的刻痕是两道,而白色面具劈出来的那一道,明显要比任小粟本体的力量更大一些,所以陈六耳只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任小粟本体其实是不如白色面具的。

可这时任小粟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羞愧,反而重新与白色面具一起双手握住了刀柄,认真说道:“你空有一身力量,却并不明白人类之所以强大,绝不是因为力量。”

陈六耳疑惑道:“那是因为什么?”

“豁出去的勇气,和不屈的意志,这些你都没有。”

“你有的,只是残缺的灵魂。”

张景林说过,人生就应该如同蜡烛一样,从头燃到尾,始终光明。

李应允说过,唯有信仰与日月亘古不变。

江叙说过,记录真相,虽九死其犹未悔。

人类是如何度过上一次灾难的?是因为超凡者吗?不是,那时候超凡者们还没有诞生。

所以,支撑着人类走到今日的绝不是什么超凡能力,而是那些先驱们在历史中熠熠生辉的不屈意志。

任小粟和老许再次举刀劈了上去,每一刀都是为了无敌而战,每一刀都是为了证明,在科学伦理面前,人类自己本身才是历史的载体,复刻体不是。

这世上也许一切都可以复制,但英雄不行!

他与老许的身影始终围绕着陈六耳为圆心,宛如两条游龙般结阵厮杀。

一前一后,任小粟与老许默契无间,联手绞杀。

陈六耳不慌不忙的注视着任小粟和白色面具,每次都用金箍棒挡下了他们的攻击:“仅此而已了吗?”

可陈六耳忽然看到,任小粟嘴角微翘,他向金箍棒看去,这才意识到不管白色面具从何角度攻击,都是在逼迫他陈六耳调整姿势,以便任小粟每一刀都有机会劈在相同的位置上!

眼看着,金箍棒竟然都要被砍断了!

陈六耳发现任小粟意图之后想要迅速调整手持金箍棒的位置,可来不及了,黑刀从他面前划过。

刀锋背后,陈六耳看到任小粟清冽冰冷的眼神与刀锋成一线,危险至极!

那刀锋,将再次与金箍棒交汇,像是要一刀劈在黑暗的深渊上,让光从缝隙照射进来!

无敌你看到了吗,如果你还能看到,就看看师父如何守护这束光?

“你也配带金箍?你也配拿这金箍棒?!”

“那西天你去过吗?”

“你没有。”

你只是个偷了我徒弟基因的小偷罢了。

你只是个小偷罢了。

黑刀在任小粟手中就像一柄手术刀,精准无比的再次落在金箍棒的裂缝上!

金箍棒断了!

火种公司费尽力气都没法弄出一丝划痕的金箍棒,竟然断了!

陈六耳看着手中的两截断棍,沉默不语。

任小粟冷冷的看着他说道:“我需要再次纠正你,他不是傻子,你也没什么资格跟我讨论他。”

“只是一个不被所有人承认的傻子罢了,他帮助过的人,有感激他吗?”陈六耳问道。

任小粟看向看向陈六耳:“你怎么可能懂得人类的情感?”

陈六耳似乎认真了一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任小粟冰冷道:“回答什么?如果一个好人却不能被人承认,那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他没有错!”

陈无敌有什么错,他只是想当个好人而已。

看着这疮痍破旧的世界和时代,任小粟心中那团怒火燃烧的更加盛大。

如果这个世界和时代容不下好人,容不下陈无敌,那这个世界和这个时代也该死去。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一些,”陈六耳浑不在意的将两截断棍丢到了地上,发出当啷啷的声响:“一直觉得这东西有些累赘,现在好了,我还得感谢你帮我斩断它,让我能够不被它束缚。为了表示感谢,就送你去见那个傻子好了。”

说着,陈六耳身上的黄金锁子甲凭空具现,凤翅紫金冠也威风八面。

“你徒弟可有这些?”陈六耳笑着问道。

可任小粟摇摇头:“你跟他比,还是差远了。”

那一日陈无敌为救师父,化身齐天大圣、斗战胜佛。

头顶的凤翅紫金冠从虚无中来,两条朝天翅直指云霄,与云相接。

黄金锁子甲也从虚无中来,那金色的光芒宛如烈日,与天争辉。

无敌说天顷,就算是天穹也要崩塌。

这一切,怎么能是一个赝品可比?

陈六耳冷笑:“逞口舌之快!”

说完,他便从脑后扯下一小撮毫毛来,迎风一吹:“猴子猴孙何在?!”

只见那数百毫毛随风飘摇,只是眨眼间的功夫,竟变成一个个身披战甲的悍勇猴魔,尖嘴獠牙。

陈六耳笑了起来:“你那徒弟,可有这般手段?”

可意外突生,那数百个猴子猴孙迎风显现落在地上后,却并未遵从陈六耳的意愿对任小粟动手,而是突然朝着陈六耳身后的大楼跪拜下去!

顶礼虔诚,犹如信徒,并面带悲痛。

大楼似有人叹息,那声叹息就在每个人心里。

猴子猴孙再三跪拜,一个个泪流满面,然后随风化为光影,天穹之上的云朵顿开,绽放七彩!

陈六耳豁然回头,为什么自己的猴子猴孙会朝自己以外的方向跪拜?那里有什么?!

任小粟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差点流出泪来,只有他知道,那里……是陈无敌所在的方向啊,司离人正背着陈无敌在那栋大楼里啊!

无敌你还在,对吗,无敌你看到师父了吗。

这一刻,李神坛才刚进入大厦的一楼,突然之间他身旁司离人背后的箱子缝隙绽放七彩光芒,还没等李神坛激动起来,那光芒竟又暗了下去。

任小粟心中期望随着光芒也暗淡了一瞬,不过也只是一瞬。

“师父替你杀掉这六耳猕猴,”任小粟心中没有遗憾,就算无敌只是绽放这一瞬的光彩,也足以让他心安,起码李神坛没有对他说谎,无敌真的从未死去。

陈六耳此刻已是心神不定了,任小粟大笑,笑声狷狂且自豪:“看见了吗,那才是真正的齐天大圣,而你不过是六耳猕猴罢了,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刚才我怎么说的来着,你跟他比,差远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宜入殓,宜杀人!

说话间任小粟一刀劈在了陈六耳的黄金锁子甲上,生生将黄金锁子甲给劈出裂缝来,并在陈六耳胸口上留下了深深的血痕。

若不是陈六耳心神失守,恐怕任小粟想要杀死对方还要苦战许久,但陈无敌显圣这一瞬,导致陈六耳也慌了神。

虽然陈六耳嘴上口口声声的说那不过是个傻子,可他内心底终究明白,他只是那个人的复刻体而已。

任小粟觉得,这种复刻体最怕面对绝不是战斗,而是面对本体那自惭形秽的刹那间。

陈六耳不复淡定,他转头狰狞的对任小粟说道:“他还未死又怎样,等我杀掉你,再去杀了他,就可以让你们师徒二人在黄泉路上相聚了……”

话未说完,这陈六耳直接出手偷袭,只见他身形一矮便抬腿踹开了老许,并以这一腿的反作用力直奔任小粟而来。

可陈六耳还没到任小粟跟前,就发现任小粟做了个诡异的动作。

这时的任小粟不知从何处摸来了一根掏耳勺,掏起了耳朵!

陈六耳不再多想,一拳直奔任小粟面门。这拳风呼呼作响,可当他拳头抵达任小粟面前三十公分的时候,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彻底抵挡了!

任小粟仰天大笑:“我都掏耳朵给你机会了,但你不中用啊。”

杀人诛心,任小粟就像故意羞辱陈六耳一般,只是站在原地掏着耳朵,然后任由身外一尺的妖魔张牙舞爪,任妖魔再如何拳打脚踢,都无济于事。

“六耳你懂了吗,”任小粟收敛笑容,认真说道:“你所谓的神明,不过如此。我再最后问一句,你知道自己与他的差距了吗。”

陈六耳已经疯狂了,甚至内心有些绝望。

他根本不知道任小粟这是什么能力,竟然不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突破那透明的屏障分毫。

就像小孩子与大人打架一样,对方还没出手,他就输了。

这种感觉就像在火上炙烤,痛不欲生。

原来自己最自信的力量,竟不值一提!

这一刻,楼上的王蕴抽空透过大厦的窗户朝下面看来,结果就看到任小粟在陈六耳面前掏着耳朵,而陈六耳却无可奈何。

陈六耳拳脚间山河涌动,地面都在震颤,可那少年一手提刀岿然不动,字字诛心。

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把王蕴震撼得说不出话来,脑中任小粟的形象,一时间无比高深莫测起来!

他想不明白,不是说诸神崛起时代只有两位半神吗,怎么漏掉了真正的神明?!

其实任小粟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战斗力,可那副掏耳勺的模样,实在太恐怖了啊!

谁会打架的时候掏耳朵啊,尊重一下对手好吗?!

这时陈六耳已经停下了攻击的动作,他喘息着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何如此强大?”

任小粟笑而不语:“不是我强,是你太弱了,连我徒弟万分之一都不如。”

不过陈六耳也不是傻子:“你为何还在掏耳朵?我明白了,这掏耳朵就是你的能力吧,但你没法伤敌!”

任小粟不说话了,陈六耳一见他这种反应,立马笑的更加开心起来:“原来如此,你是在故弄玄虚!”

陈六耳仰天大笑起来,正笑着,无意间看到对面的任小粟竟凭空摸出一杆黑色的狙击枪来!

轰!

一声狙击枪轰鸣声之后,陈六耳慢慢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口。

他身上的黄金锁子甲在之前便被任小粟劈出了缝隙,而现在,那缝隙已经被狙击枪打出了巨大的血洞!

而任小粟则一手举着枪,一手掏着耳朵。

“你刀呢?”陈六耳苦涩问道。

刚刚,面前这少年不还拿着刀呢,怎么突然变成了黑色的狙击枪。

这一刻陈六耳忽然意识到,对方一次次的先砍断金箍棒,再破了锁子甲,就是为了开枪的这一瞬间,子弹不再被其他一切阻碍。

任小粟为了保险起见,甚至还用了100感谢币一枚的黑弹,只求一击必杀!

他很清楚,长久鏖战里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因为陈无敌太强了,就连他的复刻体都这么强!

但,任小粟还在集镇的时候,以少年之躯就能拼死镇上的狠人了,杀人靠的从来都不是蛮力,而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东西!

任小粟早就发现,掏耳朵这技能可抵挡一切近身攻击,手持武器也可以抵挡,任小粟也没法徒手、携带武器攻击别人。

但是,任小粟有狙击,狙击可不是近身攻击手段!

所以当敌人是近身战的时候,自己就可以一边掏耳朵一边开狙,立于不败之地。

掏耳朵加上黑狙,在面对近身战的敌人时,就是无敌的。

而且,黑狙的杀伤力还极强!

战斗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胜利,而是为了杀死敌人。

不知道为什么任小粟就总能开发出这种奇奇怪怪的能力组合,还杀伤力惊人。

在任小粟看来,如果敌人没死,那获得的胜利也毫无意义。

陈六耳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咳出一口血来。

任小粟默默的看向大楼,他不知道司离人已经背着箱子行进到哪里了,也看不透那厚厚的玻璃。

无敌你看到了吗,师父这次帮你守住了,等你回来那天,你会发现,那束光还在。

……

还是三合一六千字,求月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