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啊帆小说 > 其他 > 仙道大观 > 465 岁贡清单

仙道大观 465 岁贡清单

作者:饭步踌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0-02-14 17:32:35 来源:test

小强仔细看过清单,种类一百余种。正如洛琦所言每一种所需的数量并不算多,但是加在一起也不算少了。

修士如果不受大的伤害寿命会很长,到了诀别境、化龙境动辄以千年为单位。他们人数众多,消耗的资源也不计其数。野生的天材地宝完全不够需求,因此渐渐有了家种家养之法。这些速成的材料当然比野生的差很多,但是数量的优势弥补了质量的缺陷。因此,夜啼大陆上大部分的渔猎、畜牧、药草等资源都是家养自种。

自然,这样艰辛的工作最终落在了役修头上。世家大族的一切所需,全赖役修连年不休的劳作。

附属界域许多属于野生灵材范畴的资源,到了夜啼大陆都需要自己栽种。除了铁锚草、冰灵黄瓜、碎玉琼花、舞霓裳、炎冰莲、三帆海萝、瀚海流裙这样本来就是自种的之外,比较珍贵的诸如流波青灵草、绿荫凤爪、黑鳍藤、白鳍藤、大叶青竹、小叶青竹、巨槐脂等都可以自种。还有一些珍稀的鱼类、兽类也可以自己养。比如拜水金肤豚、拜水银肤豚、黑骨虎、云玺虫……

清单之中的第一个大类别是药草花木,主要是铁锚草、冰灵黄瓜、碎玉琼花、舞霓裳、焱冰莲、三帆海萝、瀚海流裙、溪香萍、幽涧石果、大叶青竹、小叶青竹、巨槐脂、黑鳍藤、白鳍藤、流波青灵草、龙腾水溅、三寸枫、幽雾花。这些基本上都需要每年上贡百万株以上,不过天宝坊有役修两千万,这么点岁贡数量确实不算多。

但是这其中有许多都需要数年才能成熟的,比如铁锚草三年成熟一次,幽雾花更是长达十年才能收获……因此圣地的岁贡基本十年上缴一次。每一次的清单都大同小异,十年后再来正式征收材料。

第二个大类别是渔猎牧产,主要有小羊毛、大羊毛、银兔毛、金兔毛、彩鸡羽、天鹅绒、天鹅羽、矮脚狮的狮鬃、狮骨,狐狸皮、狐狸尾、熊皮、狼皮、狼牙、雪蚕丝、象牙、三宝兽身上的三宝、拜水金肤豚身上的皮、拜水银肤豚身上的皮、黑骨虎的虎骨、整只的云玺虫、黄鳜鱼、无刺刀鱼、珍珠银鱼……这些动物不同于凡间同类,皆是有仙家妙用的宝贝。

第三个大类是矿产,霜花铅矿、沉铁矿、白玉石矿、翡翠矿,这是夜啼大陆的四大矿产。四大矿产并不怎么珍贵,圣地也是少量需要。

以上三大类都是普通之物,按照惯例是每一次岁贡清单是都有的。除此之外就是野生的天材地宝了。六翼金蜂、飞鹄、藏云木、纸鳶草、溪溟神泉、碎玉土、天幕流沙、灵泉水、血蚓、骨蚓、龙蚓、仙梭子、香斑鱼、七尾锦鸡、山葡萄、地网、浮萍……这些难得之物都需要役修们通力合作,拼了命才能获取。也正是这些东西,才是最要命的,每年都有不少役修因此而亡。

对于圣地来说,惯常材料少一点都没关系。野生的天材地宝那是一分都不能少,否则会降下重罪。因此每到岁贡清单下发的时候,有些小州的世家就愁云顿聚。倘若真的不够清单之物,他们就变着法子取悦圣地,想免受惩罚。比如沧浪州方家,把从津渡门获得的黄泉果、无缺宝料都献了上去,自己只留一些零碎残余。甚至,竹曳影等四女也作为战利品奉献给了圣地。

役修们辛苦所得,除了自留一部分,余下的需要全部上缴世家。除了一小部分作为岁贡上缴之外,余下的全被三大世家自己留下。这留下的里面会拿出一点点来炼制丹药、或者制作各种符文、法阵、兵器、宝具等返还给役修们,以方便他们劳作。

如果说役修劳作十分,那么一分被圣地拿走,一分为自己所用,剩下的八分全都被三大世家攫取。实际上作为修仙之士,世家获得的这些材料大部分被他们享乐掉了,并没有用在修仙之上。也因此,世家子弟的战力普遍不行,为此他们便开发了符索、祖香、凝聚态傀儡身、化凡锁等神妙的宝具来助力,以防止自家子弟被高强的役修杀害。

洛琦道:“这一百年来,仙耕、畜牧、渔猎、炼矿这四样役修们都是按往常一样的,所获之物也都按时上缴天宝坊了。岁贡清单之中的这些物品我们是不用担心了,只是野生的天材地宝我们没有,因为按照哥哥的想法,已经停止了派遣役修们去做危险任务了……”

“如果我不上缴呢?”小强反问道。

洛琦尴尬一笑,“只怕不行,我们现在隶属圣地序列,规矩不能坏了。”

甘春霖道:“小强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也不用想得太过悲哀。只要我们天宝坊不从中得利,役修们去获取清单上的野生天材地宝还是很轻松的,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损害。”

小强点了点头道:“好!不许多加一分。你们要仔细研究,合理分配任务。”

洛琦道:“哥哥放心,这个就交给我和三府、三室,保证让你满意。”

“还有解印七妙丹的炼制一定要快,多调集材料,多增派人手。”

“现在已经有200方丹炉同时开工,我们把所有的材料都研磨成粉,发给炼丹师进行炼制。一次出炉就是20粒左右,一天一个炼丹师就可以炼制三到六炉……

“不够!还要抓紧时间定制丹炉、招募炼丹师。”

“已经在进行之中了。”

“解印七妙丹一定要多,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

天宝坊有序运转,小强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融入其中。甚至有些荒废了自己的修炼,但是法力依旧与日俱增。除了炼丹房人数比较多以外,天宝坊直接或间接的管理人员也有数百人。人数一多就形形色色,有人或许会生出这样那样的心思。不过自从逐出何大光之后,气氛和秩序要好许多。

一日,小强又进入了深度修炼之中。小强还有不少的人面矿,其中的人面此时已达最清晰的状态。那如水晶雕刻而成的人脸清晰至极,每一个都一模一样。在仙道的离奇诡异面前,小强感叹自己仿佛都成了单细胞生物。

每块拥有脸孔的元石,都是一模一样的标准少女像。她双眼紧闭,根根睫毛覆在眼睑之上,不知沉睡了多久。修炼时,少女的相貌不时出现在神识海中,随之天道图卷也必定显现。

这一次闭关已达三年之久,小强疯狂地吸收着人面元石中的元力和神识之力。元气海中的元气每增加一点,小强就感觉自己强大了一分。理论上来说修士强大的根本就是元气海中元气,元气的俗名就是法力。法力越多越纯,修士就越强大。

法力越多,使用各种法术的时候威力就越大。同样一拳,当然是力量大的拳头威力更大。如果两个修士的法力相同还要比较他们的纯度。法力的纯度越大威力越大,小强的元气海就是玄武祖源,原本是无与伦比的,奈何玄武数次受损,导致纯度也大打折扣。

仙界修士,一看境界、二看修为,三看法力,最后才是法术。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偶然学会了逆天法术,可以跨越境界、跨越修为、跨越法力杀人,也是有可能的。

境界就是指大境界,修士每突破一个大境界,其对于仙道的理解也就越深刻,使用起法术来就能越接近最本质的玄奥所在,威力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

境界之下是修为,修为到了境界自然就上去了。一般而言,修为就是修士目前修到了哪个大境界哪个小境界。修为的构成单位就是元气了,也就是法力。元气海能容纳的最大限值的元气就是最高法力,法术就是指各种神通、功法了。

小强虽然境界和修为都不够,但是法力却异常深厚。他以诀别境的元气海所容纳的元气,恐怕比许多金龙加身者的都多。还有一点小强神识之力也极为强大……并且,如果是从广义的角度来讲,一个修士的境界并不仅仅局限于标准的大境界,还和其他诸如性格之力、行动之力、冥想之力、通变之力、化解之力、适应之力……等等都非常有关联。

少女的脸孔荡漾,天道图卷再次出现。两条光蚓从黑暗中延伸出来,它们即将相遇交汇于一点。小强双眼紧闭的脸上出现了喜色,突然‘笃笃笃’慌乱的敲门声响起,如‘噼里啪啦’落在瓦片上的雨滴。

小强促然而醒,瞬间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了。

“什么事?”小强蓬头垢面。

“长旺庄为数不多的青壮年修士被曹家杀了二十几个。”

“怎么回事?”小强铁青着脸,和洛琦一道赶往中枢室。

白府府主尚方云、执法殿主甘春霖和长旺庄逃脱的役修郎贵都在,郎贵道:“大老板,我们这次发现了一条龙蚓,将要收获时被曹家的修士抢了。我们不让,他们杀了我们多人,只逃得包括我在内的三人。”

“是曹家的家奴出的手还是曹家的子弟?”

“是曹家老祖的玄孙曹绮和白府府主曹去祸的曾孙曹杉,两人一起出的手。”

“没有其他人呢?”

“没有!”

“好,我带你去曹家讨回公道。”小强拉着郎贵的手就往外走。

郎贵道:“大老板!曹绮和曹杉不在渭城。他通常都在小凤山,那里有冰雪温泉,曹家得宠的子孙通常在那里度假。”

“好,你带我去指认,我去取他们人头!”

郎贵道:“大老板,教训一顿算了!曹杉是化龙境……”

小凤山常年有雪,雪中有着一口口的温泉。温泉冒着热气,周围全是白雪,雪上有一串串的鲜果。偶有枝头积雪摇落,曹绮和曹杉裸着白雪似的肌肤浸在温泉之中。他们吃着冰甜的鲜果,舒爽得连说不行。

“龙蚓可是个好东西哇!”

“哈哈哈……小绮,这一次我们可是立了大功。”

“绝对是大功劳一件,我们现在这里享受一番,隔些日子把龙蚓献上去。”

曹杉笑道:“听说老祖宗用无缺宝料制作了几把飞刀,我们这次该能领取一把吧。”

曹绮摇头,“恐怕还不行,飞针倒是可以领取。”

“飞针也可以啊,这用无缺宝料制成的神器可破敌人幻术、隐身之术,到时候用来对付洛家那几个小娘们最好不过了,哈哈哈……”

“你喜欢小姑娘,小叔我倒是喜欢洛家那些个已经结婚的美妇人,啧啧啧……”曹杉在虚空中用手不断描画着她们的身形……神情猥琐目光淫邪。

突然,警报声传起,他们脸色一变刚要起身,小强已经带着郎贵悬在虚空。来人突兀而至,但两人依旧神采淡定。

“是这两人吗?”小强冰冷的问道。

“是!”

曹杉和曹绮在曹家虽然得宠,但是地位却并不怎么高,要不然不会认得小强。如果认得小强,第一时间跪地求饶说不定能有一线生机。

“诀别境的高手!”曹杉和曹绮都笑了起来,“你们是怎么进来的,看来我们这里温泉山庄防护太弱了,什么阿狗阿猫都能进啊。”

“是的,改日叫人检查一下防护大阵,是不是年久失修了。”

“负责看护大阵的阿强,我要让他剥一层皮,竟然有人打扰爷的雅兴。”

曹绮慢慢走出温泉,好整以暇道:“在灵宝州,我想不到有人会对我出手。我想问一句,会是你们吗?哈哈哈……”

“抢了龙蚓,杀了长旺庄二十三位修士的人是你们吗?”

“没错,正是是小爷做的!”曹绮说完,两条符索如蛇窜出。

小强右手在虚空一冲一转就把两条符索捏在手中。方杉不愧是化龙境界修士,反应极快,瞬间点燃了祖香。

小强身躯微震,虚空之中顿时生出了两根藤蔓。紫色的魔藤笔直射出,如枪如箭,瞬间破了他们的凝聚态傀儡身和金光护体,射中曹绮和曹杉的神庭。刚射中又瞬间抽出,来不及流血,郎贵就看见两人的额头各有一个前后透明的窟窿。

两人脸上、双眼一如正常,丝毫没有恐惧的神态,可是双海已瞬间枯竭。小强之威如天雷劈朽,丝毫不拖泥带水。郎贵目瞪口呆,同时鲜血滚沸直冲脑门,这才明白天宝坊为什么选中了诀别境的小强为主。

“朗贵,你去把这两个狗东西的头颅割下!回去之后,传给长旺庄的已死修士的家属观看,就说我已为他们报仇。”

“是!”郎贵战战兢兢,拿着大刀的手不停哆嗦。割下曹家子弟的头颅,这太过荒诞了。说杀头就杀头,他终于明白小强所说没有丝毫水分。

“曹家子弟若以后敢再杀害天宝坊的役修,此两人就是下场。”小强在大雪中写完这几个字,带着郎贵从容下山,大雪中空留曹杉和曹绮的无头死尸。身为曹家的宠儿,估计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会因为杀了几个役修而掉了脑袋。

过了好一会儿,同在温泉山庄的曹家其他子弟才到了事发地。望着两具无头尸体,他们害怕得牙关一直‘咯咯咯’响个不停。

“快快快,快传讯,天宝坊杀了杉哥和小绮!”

曹家白府,曹去祸不断踱步。他们已经查明了,是天宝坊大老板牛小强亲自出手斩杀二人的。不一会,曹绮的父亲曹幸也来了。

“怎么办?这件事要告诉老祖宗吗?”曹幸呼吸急促。

“我也在犹豫!若是别人杀的,杀回去就是了。可这是大老板牛小强亲自出手……”

“大老板他疯了吗?为什么要杀我们曹家人。”

“我想了三天三夜也没想明白,仅仅是为了那几个役修?不可能啊,有这种必要吗?没人能蠢成这样。况且我们曹家和天宝坊一向交好,大老板还带着夫人亲携重礼上门感谢过。”

“是啊,为了几个役修,正面杀我们曹家嫡系子弟,怕不是吃错药得了失心疯吧。”

“不行!”曹去祸思前想后,“先不要告诉叔叔,我决定去一趟天宝坊。问清楚大老板为什么杀害小杉和小绮,是不是另有其他的误会!”

“我也去!”曹幸跟了上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